治理狗患还需向立法求解

在当今社区市场化管理的社会语境下,狗咬人之后,狗主人受到的惩罚不再是道德谴责,而是经济赔偿。一方面,我们应该尽快启动立法程序,调动卫生、公安、教育等部门组成立法力量,明确各部门的职责担当和违反职责的法

9月15日,北京一个居民区的一男一女在遛狗时没有系皮带,这几乎导致一个孩子被一只小狗追逐和咬伤。当孩子的父母上前问狗主人为什么不道歉时,他们不仅被狗主人的中指虐待,还被狗主人的女人讽刺说“被咬对他们有好处”。这一事件也再次引起了公众舆论对规范养犬行为的关注。(《法律日报》,9月24日)

从武汉肖瑞瑞被狗咬的耳垂到今年东莞藏獒受伤事件,不难发现,近年来,家犬受伤事件屡见不鲜。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发展,越来越多的人“有钱有闲”养宠物狗。不可避免地,狗袭击人的现象逐渐增多,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。因此,有必要了解狗疾病的社会和历史原因。

诚然,狗的主人在每一次伤害狗的事件中都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,但把它仅仅归咎于个人缺乏道德是有些武断的。在快速城市化进程中,熟人社会正在逐渐瓦解。在过去,在熟人社会或传统单位大院里,由于相互熟悉,主人不敢让狗病随意发生,否则他们会受到道德上的谴责。现在,由于缺乏熟人社会,道德的约束力大大降低了。在当今以市场为导向的社区管理的社会背景下,狗咬了之后,对狗主人的惩罚不再是道德谴责,而是经济补偿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它降低了出错的成本。

当道德约束变得不那么强大时,法律应该站起来。回顾我国目前宠物狗管理的法律现状,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地方性的法律法规,但是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,效果并不理想。我国地方养犬法律法规效力水平低,处罚过轻,违法成本低,执法力度不够,配套设施不足。它们对非法和不文明养犬没有威慑作用,也不能指导、限制和规范文明和合法养犬。

因此,尽管地方立法在规范养犬行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,但仍然存在局限性。规范国家一级的立法是必要和必要的。一方面,要尽快启动立法程序,动员卫生、公安、教育等部门组成立法力量,明确各部门的职责和违反职责的法律责任。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,相应的职能部门应该“有法可依,有法可依,执法严明,违法必究”另一方面,控制狗疾病的关键在于狗主人。我们应该在国家法律中明确养犬人的法律责任和行为界限,形成有效的威慑力量来规范养犬人。

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快三app下载 上海11选5 大发888娱乐